中国科技财富 > 园区智慧地图
分享到:

硅谷创新生态系统的演变

来源: 作者: 2016年02月18日 12:38
[导读] 

   “创新生态系统”概念首先从美国受到高度重视。参照自然生态的概念,长城战略咨询认为创新生态系统是指由各类创新主体、创新种群、创新群落与其环境之间,不断进行能量流动和物质循环而形成的复杂统一体。硅谷作为全球创新生态标杆区域,其物种、种群、群落演进呈现出不同的时代特征。从半导体时代发端,经过个人电脑时代、互联网时代到现阶段进入社交媒体与多元化时代,硅谷创新物种逐步多元化、基于原有集群衍生出新的集群更具有竞争力,群落也越加复杂稳定。硅谷创新生态的特点表现为具有独特的社会网络体系、多元的文化、开放的思想、良好的生活环境及领先的研究型大学与本地企业间紧密联系等方面。

  硅谷作为创新生态的全球标杆区域,以硅谷为案例,进行创新生态演变历程的探索,具有较高的学习借鉴价值和启发作用。硅谷创新生态系统经历了四个阶段:半导体时代、个人电脑时代、互联网时代、社交媒体与多元化时代。

  与硅谷创新生态标杆区域相比,我国创新生态建设尚处在起步阶段,在“十三五”规划的背景下,各地高新区纷纷将创新生态当做新的发展理念,学习借鉴硅谷创新生态经验就具有特别意义。硅谷创新生态研究对我国高新区具有三方面借鉴意义,包括重视思想的力量,打造以远离平衡态为目标的生态,抓住非线性、爆发式增长的契机。

   

  半导体时代——地平线上的新曙光

  20世纪初,美国的国防工业直接推动了硅谷的发展。1958年仙童公司与德仪公司基尔比间隔数月分别发明了集成电路,使得半导体工业在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出现爆发式增长。

  1)物种:从创业开始的创新物种

  这一时期的典型企业以科学家创业企业、大企业衍生企业和发烧友创业企业为主。美国的国防工业为硅谷发展提供了资金支持和技术保障。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朝鲜战争时期,硅谷成为了当时美国国防工业的集聚地。硅谷的发展离不开斯坦福大学的强有力的支持与参与。1951年,斯坦福大学创建了斯坦福大学工业园,成为高科技公司集聚地。硅谷电子工业的发展由斯坦福电子工程学院一手扶持起来的,斯坦福毕业生或斯坦福教授创办企业数不胜数。风险投资在湾区得到了快速发展,是硅谷培育最好的物种之一。《小企业投资法案》、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形成对产业的发展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2)种群:偶然又必然出现的产业集群

  农业——无线电产业——半导体产业的变迁。19世纪末,硅谷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水果生产和加工区。1909年,西里尔·埃尔维尔在帕罗奥图创办了联邦电报公司(FTC),真空管扬声器与振荡器获得了海军的订单,成为海军飞行研究基地。1939年,比尔·休利特和戴维·帕卡德创办了惠普公司。进入20世纪50年代,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吸引了一批年轻工程师,其中8个人创办了仙童半导体公司,此后从仙童公司又衍生出英特尔、AMD和国家半导体公司等38家领军企业。

  3)群落:初步形成的创新圈

  硅谷的创新圈在半导体时代已经初步形成。新思想体现在百万富翁促使一批科学家和工程师创业(阿瑟·洛克促使“八叛逆”创办仙童),承认且注重人的价值(斯坦福的“人才尖子”战略)等方面;信息流动体现在自发形成的发烧友社区(无线电报协会)、科学家和工程师群体的交流(斯坦福与产业界共办研讨会)等方面;要素循环体现在自给自足企业群体的初步形成(仙童的裂变)、企业快速代谢机制的形成(仙童的裂变)等方面。

  4)生态:一种不同于传统的创新模式的萌芽

  硅谷的创新生态在军方订单、斯坦福大学和早期风险投资机构的共同作用下,实现了技术进步,创业群体和风险资本的聚集。这一时代呈现出三大特征:以科学家创业者为核心;大学第一次建立科技园;风险投资开始出现。

   

  (个人电脑时代——初步形成的区域创新体系

  进入70年代,随着微处理器的发明和现货芯片领域日益激烈的竞争,硅谷的半导体工业逐步转向了更专业化的芯片领域,从而开启了个人电脑时代。

  1)物种:生长在车库中的创新源头

  企业包括施乐硅谷研发中心、工程师创业企业、车库创业企业三类。美国政府通过制定优化风险投资环境的一系列政策和发展计划。斯坦福大学成立技术许可办公室(OTL),负责把发明推销给工业界。风险投资形成了一系列规则完善风险投资的退出机制。律师、投资银行成为了硅谷这一时期衍生的新物种。

  2)种群:自然而然的产业过渡

  半导体产业——电脑产业的演变。1971年,英特尔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台商用微处理器,开启了个人电脑时代的纪元。1972年,惠普、德州仪器、卡西欧和准将公司等公司推出了基于英特尔处理器的小型计算器。1973年,施乐硅谷研发中心研制的Alto投入运行。1976年,乔布斯和沃兹奈克设计出了苹果I代电脑。同一时代软件厂商和PC兼容机厂商之间形成了互补的网络效应。

  3)群落:多方合力铸就的创新圈

  新思想体现在风险文化开始根植于硅谷、发烧友文化的形成、嬉皮士运动与反体制情绪三个方面。信息流动体现在通过横向网络共享技术;PC企业与软件企业之间的互补网络效应;发烧友社区的成熟;大学与企业联系更加紧密等方面。要素循环体现在首次移民浪潮;工程师的水平移动;技术人员挑选企业;风险投资市场的成熟;工程师自行更新技术、带着新技术不断创业;专注于跨平台,面向用户的新技术等方面。

  4)生态:初见雏形的创新生态

  创业者通过不断优化产品,赢得消费市场,进而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同时,巨大的财富一部分进入了风险投资,继续支持技术创新和创业,形成了有效的正反馈机制。这一时代硅谷创新生态的阶段性特征呈现为:以车库创业者为核心;工程师文化、发烧友精神和反叛精神并行不悖;风险投资日趋成熟;创业及创新围绕消费市场进行;获得的巨大财富反哺于创新创业;吸引全美及欧洲的科学家。

   

  互联网时代——发育完成的生态体

  20世纪90年代初,硅谷再次陷入了发展困境。伴随外部环境的改变,硅谷再次发生了一次重要革新,这次革新以网络经济的迅速发展为主题。

  1)物种:天使投资成为创新创业之母

  互联网的崛起让硅谷的创业浪潮变得更加多元化,并使得企业数量出现了爆发式增长。企业包括大学生创业、技术人员创业、移民创业三类。1995年,美国政府默许了整个互联网上的商业活动合法化。“斯坦福创业企业”已经成为硅谷的重要标志,众多的师生依靠在斯坦福的职务发明创办企业。天使投资作为一类群体正式在硅谷出现。

  2)种群:硅谷选择了互联网,互联网改变了世界

  个人电脑——互联网产业的变迁。进入90年代,硅谷在计算机硬件设施领域也已实现了全球领先。该时代形成三大产业特色:技术人员引领;服务于普通大众日常生活;软件外包业向印度班加罗尔等地区辐射。

  3)群落:充分流动的创新圈

  新思想体现在眼球观念、注意力经济、长尾思维,互联网免费商业模式;硅谷理念向全球开始扩散;强大公司认可先进技术,帮助而非扼杀小公司;竞争从技术创新转移到商业模式;大量看似稀奇古怪或者仅仅是“有意思”的想法不断涌现,有些成为了创造奇迹开始。信息流动体现在1993年硅谷合作网络的成立;公司快速创建与关闭释放人才和资本;鼓励实时的毁灭式创新。要素循环体现在大量亚洲人才涌入硅谷;天使投资的成熟、风险投资的黄金时代;大多数新技术和产品由创业公司发明。

  4)生态:创新生态圈的形成

  互联网时代具有以技术创业者为核心,财富神话、另类艺术与无政府主义并行不悖,创新创业围绕新的商业模式进行,天使投资的诞生和风险投资的黄金时代,更加注重研发而不是发明与吸引全世界的技术人才的特征。

   

  社交媒体与多元化时代——被全世界学习的标杆

  2000年互联网经济泡沫破灭,硅谷经济再次陷入低潮。硅谷再次发力,成功实现了突破,进入社交媒体与多元化时代。

  1)物种:创新创业从伟大的梦想开始.

  硅谷不断涌现更具时代特色的创业者,包括改变世界的创业者、连续创业者,并出现企业型孵化器。政府制定各种有效的法律政策,为高科技公司服务。MIT媒体实验室研究成果吸引了大批硅谷企业积极参与。一批硅谷的大学人员通过运用新的数字媒体把知识辐射到全球。硅谷的各类投融资机构将资本与其他创新要素紧密联系在一起,形成“簇群社会”。

  2)种群:在社交化的基础上探索下一个核心集群

  互联网产业——社交媒体产业的变迁。创新领域不再局限于互联网等领域,在可穿戴设备、基因技术和清洁技术等领域也保持高度的创新创业热情。

  3)群落:运转成熟的区域创新圈

  新思想体现在开放成为共识;WEB2.0的催生;众包、众筹;开放式研发。信息流动体现在移动互联网的交互作用越来越大。要素循环体现在全球人才涌入硅谷,创意超过技术;新技术和新模式都由创业公司发明和推广;天使投资的成熟,众筹模式的出现,大众特别是年轻创始人成为天使投资人。

  4)生态:与全球进行高端链接的开放生态

  社交化时代具有以改变世界的创业者为核心,充满未知与机遇(云计算、位置服务、社交应用),创新创业围绕新的想法进行,非常成熟的天使和风险投资,更加注重应用型研发和整合资源,吸引全世界的“异端”与被全世界所学习和模仿的阶段性特征。硅谷通过与创新高地进行高端链接,共同合作研发,实现产业国际化。

   

  对完善我国创新生态环境的启示

  1)重视思想的力量

  人类的思想意识是其行为的动力源,其作用就像生态中的能量流。在创新创业生态中思想具体表现为创新文化、创新精神和创新理念。硅谷创新生态中最核心之处正是“质疑权威”、“不同凡想”、“改变世界”的创新思想,基于想法和爱好而非金钱驱动发展。我国必须要加快文化基础设施建设和完善,更多举办国际性会议、论坛或展览,促进科技和和文化融合,努力营造区域创新文化氛围,培育创业创新文化,鼓励“思想市场”的培育发展。继续推动“创业苗圃-新型孵化器-加速器-产业园”的发展建设。

  2)打造以远离平衡态为目标的生态

  远离平衡态是所有生命的共同特征,只有处于这种状态下,生命体才会成长。硅谷的实践经验表明,多样的产业组织形式,拉长区域的长板,更加开放的区域合作,是实现远离平衡态的重要路径。在产业组织建设方面,加大对创业企业和高成长企业的支持力度;加快各类创新主体培育,推进理念创新、模式创新。提升企业在产学研合作中的主体地位;支持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在拉长区域长板方面,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立足区域长板,做强做大一批专业园。在区域开放合作方面,鼓励各类主体主动在人才、技术、资本、产业等方面对接全球创新资源;推动企业积极走出去,与全球创新高地链接,与国外企业开展联合研发或产业化项目;深入挖掘中关村科技园区、张江高新区等创新尖峰区域溢出优势,积极向国内外欠发达区域开展合作。

  3)抓住非线性、爆发式增长的契机

  创新系统中创新行为能够产生非线性增长。非线性增长是硅谷创新群落自组织成长的主要路径,具体表现为,一个技术突破或是模式创新可以促成一个产业;涌现出大量瞪羚企业,成为产业引领者;三五年内出现一个引领世界的高技术大公司。其中,瞪羚企业是关键环节。我国需要建设并完善高成长企业的筛选机制;制定专项政策重点支持瞪羚企业,引导社会资源关注和支持瞪羚企业;全力营造有益于瞪羚企业成长的生态环境。

  (作者系北京长城战略研究所研究员)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中国科技财富]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验证码
TEL:010-58884150 010-58884151 E-Mail:webmaster@fortuneworld.com.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技财富 京ICP备05061179号-1
中国科技财富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