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培养领袖型人才 做创新驱动发展的引领者

来源: 作者:本刊记者 王郁 2014年05月23日
[导读]  
    中国的经济不断在发展,在日益竞争激烈的全球环境下,中国的企业需要的是创新转型。那么我们需要培养怎样的人才?在今天的中国需要能够培养出有思想,有智慧的领袖型人才。
    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30周年“管理学院院长论坛”上,诸多院长共聚一堂,探讨如何培养出当代中国最迫切需要的人才。
 
聚焦于培养有智慧有思想的未来领袖

    中国的经济不断在发展,社会在发展。中国所需要的人才也在发展。我们的企业需要的是创新转型。这个时候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我觉得首先一个焦点就是我们如何培养出不只是有竞争力的,更是有智慧有思想的人才。在今天的中国需要能够培养,他们要有思想,有智慧的领袖型人才,因为我们今天培养的人才不只是让他们今天找到合适的岗位,更重要的是二十年以后成为领袖。我们的焦点在于,我们如何去教智慧,教思想这是第一个未来的焦点。
    第二个焦点在于我们如何引导我们的教师,真正是面向国家的发展战略,面向中国的战略研究,这个成果不只是论文,让他们更加全面的成长。第三个焦点在学院层面,真正可持续发展的机制和体系的问题。这几年我们无论是在师资的规模,学生的规模。我们的收入,我们的机件都已经有了非常好基础。不仅在十年,或者是更短的时间内,一定稳定下来。
    我们的实力在于我们可持续机制在哪里。无论是经济制成的实力,和我们学生培养的实力,一个包括其他方面我们需要一种新的体系支撑我们学院的发展。(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党委书记黄丽华)
 
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复合型人才

    从人才培养体系来讲,光华管理学院我们总结四个理念:
    第一个是诚信,是最基本也是难度最大的。我们如果是培养的人才点子很多,都用在坏的地方。用在错误的地方。对这个社会来讲可能不是好事儿,反而是坏事儿。
    第二点就是国际化。对于中国现在和未来的管理者领导者来讲,国际视野可能变成一个必要条件,通过国际视野的培养我们才能真正的开阔眼界。同时对自己的未来年轻人来讲,对未来的打下一个很好的基础。
    第三个就是整合,从企业的角度对人才的需求,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整合。
    第四在中国来讲应该是非常重要的挑战,就是如何全面提升国家的创新能力。对于管理学院来讲,如何培养我们现代的领导者,未来得领导者,他的这个创新能力。这是需要我们认真解决的一个问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
 
引入互联网思维改造管理教育

    在我们中国的管理教育发展进程中,国际化始终是一个主旋律,在这个中国管理教育主旋律当中,在立足本土面向世界来培养我们的高层人才中,不断的提供支持,本土化与中国化的融合,也是我们中国管理教育三十年发展的经营所在。
    在今天特别是在中国管理教育三十年的今天,我们中国的经济改革进入全面深化改革的阶段。我们的管理教育首先应该是未来关注的焦点,为中国的全面深化改革和我们的管理教育的改革,教育的改革来提供我们的智慧的支持,思想的支持。以及提供人才的支持,也就是说改革应该是管理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是我们未来的主旋律之一。
    在整个的改革和中国的改革的进程中,我们现在面对着全球化的经济,我们教育的全球化,人才的全球化等等。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我们互联网,互联的这个思维的进步,必然在改变着我们的经济的格局,也在改变着我们管理教育的格局。因此我们的管理学院,第二个关注的焦点应该更加的关注像MOOC、翻转课堂给我们带来管理教育一些挑战。我们必须重视和正视管理教育,因为互联的教育的这一个进步和发展,使得我们不仅仅是大学,培训机构、企业包括社会等各方面的资源,它都可以来办,或者来传授管理知识。在各方面资源都可以传授管理知识的竞争中,我们大学的管理学院,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体现在哪里?我们是不是能够在这个互联的思维时代,我们能够贡献我们的智慧,能够通过我们的这一个MOOC也罢,或者说翻转课堂也罢,把我们的及时发现和创造的这个管理理论和实践很好的结合起来,能及时的推向这个社会,这可能是我们应该更加注重的第二个未来关注的焦点。
    在这个进程中,我想国际化一定是我们所要坚持的。但是在这个不仅仅需要我们和国际商学院的合作,在这个互联的经济时代,我想很赞同刚才李仲飞院长一句话,就是我们中国的管理学院之间更需要合作,我们更需要直面与企业的合作。
    我们面临着全球化、国际化包括互联思维的挑战,对于我们的管理学院存在的价值,我们首先应该以人为本,这个以人为本应该不仅仅是我们教师,还包括我们的学生以及我们的社会的进步等等各个方面。如何整合和协调好我们的师资,包括复合型人员如何激励和培养,应该是我们未来所面临的第三个最重要的问题。(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苏秦)
 
中国教西方的时代已经到来

    中国培养全球视野整合全球资源的一批征战全球的企业家,我们中国经济才有更好的未来。过去都是西方教我们,我们教西方的时代已经到来了。如何保证我们在科技上不会落后一代,不仅仅是互联网,不仅仅是移动互联网。同样重要的像第三次工业革命制造业的颠覆,包括新的能源,液燃气这一块,颠覆是科技,对中国的影响,对全球的影响绝对不能落后他们一代,只要没有落后一代,六百万的人口竞争不过13亿人口国家的。
    技术带来的冲击,重视不足就是社会变革带来的冲击。社会变革带来的冲击会影响世界二十年、三十年。我是最到提出这十二人在全球,目前在西方反馈不错,我希望我们商学院高度关注这个问题。社会大变革的社会已经到来,这个重视不足准备不足。
    最后我强调一下心态,我们经济学院,管理学院很少关注心态。心态其实是我们最大的问题。我们心态成了和谐进步最大一个障碍之一。我们要有一颗感恩之心,我们社会有可能和谐,否则任何政治制度都是没法和谐的。(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项兵)
 
公务员热阻碍人力资源合理配置

    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劳动力市场,因此,它是跟民生关系很紧密的理由之一,正是因为很紧密,所以改革就很困难。
    中国劳动力市场发展,是如何更好地从分割到整合,因为中国是一个典型的分割性社会或者二元社会,以前的分割表现在城乡分割,现在的分割仍然有这些分割,但是在这个分割之外,城市内部还有很多的分割,也就是说,我们以前的城乡分割,被复制到在城市里面的城乡分割,是一种多元分割。不同的板块之间的差异特点明显,比如养老保险,生育保险等等差异率,你是城镇有户口的居民还是没户口的居民,大概差1/3,因此,如何使得我们国家劳动力市场更好均值化,我觉得是中国下一步改革的巨大问题,因为这个阻力也很大,我们看到有很多报道,不同城市之间,包括移民高考的阻力都很大,这里面涉及到利益集团的分配问题,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困难。
    如何使得劳动力市场供求双方更好配置,跟三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相比,今天劳动力市场一个重要的变化,就是我们的供给方面发生了变化,我们的高等教育发展这么快,我们已经毕业的大学生将近6000万,6000万什么概念?相当于英国的人口总数,因此,我们还带动了我们高中的入学率,带动了全面普及义务教育率,因此劳动力市场重要的方面就是质量大幅度提高。
    但是与此同时,我们劳动力配给出现的问题,一个是大学生就业困难,二是结构偏差,如何使我们聚集起来的大量劳动力资本优化配置,这事关我们未来的创新发展。为什么这么讲?一、我们现在很多毕业生,客观来说没有得到很好利用,无论是就业数量还是质量都不足。二是就业结构发生偏差,社会分成两种部门,一种是生产型部门,一种是非生产型部门,如果最优秀大脑配置到生产型部门,这个社会就有创新,否则就没有创新,而我们中国大量的政府部门是公务员,它本身不是创新部门,是寻租部门,这样的人才配置结构,使我们人力资源的创新性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如何使得我们的劳动力得到更好的配置,特别是供需之间得到更好的配置,我觉得一方面要进一步改革我们的劳动力供给方,比如提高我们人力资本质量,优化人力资本配置结构。

主要的问题,还不在劳动力市场的供给,在哪里?在劳动力市场的需求方,就是我们的用人单位,产业结构,企业结构等等发生了很多问题,因此改革重点是放在劳动力市场的需求方,包括如何给我们的创业提供更好的条件,给小微企业提供更好的发展环境。因此这里面又回到刚才讲的,如何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因为大学生毕业生之所以选择机关事业单位,选择国有部门,是因为机关事业单位或者国有部门是掌握着资源配置的,因此改革最后落脚点还是应该进一步减少政府对资源配置的干预,进一步发挥市场在人力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只有这样的话,才能使得我们花这么大精力,培养的毕业生有更好的配置,更好地发挥作用的舞台,才能为我们建设创新型国家奠定一个好的基础。(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赖德胜)

点击下载:
Copyright ©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技财富》杂志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884176 来信与投稿:kjcf2013@163.com
京ICP备05061179号-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5号 邮编:10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