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红宇:现代农业的新挑战与大机遇

来源:科技部 作者:张红宇 2015年01月26日
[导读]  

  编者按: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本单元,而农业是县域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础。但是县域农业的发展面临着诸多的问题,尤其是渠道物流之殇,始终是悬在中国农业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过多的流通环节、惊人的损耗率、滞后的冷链建设、信息的不对称……让“卖难买贵”的问题层出不穷,让中国农业的发展举步维艰。据统计,中国经由农产品批发市场交易的农产品比重高达70%以上,所以要解决中国农产品的流通问题,传统的批发市场渠道仍是根基。

  与此同时,随着互联网大浪向中国社会与经济的每一个“毛孔”全面渗透,多年来封闭落后的农业领域也如沐甘霖,尤其是近年来电子商务的兴起,让中国农业、农村开始焕发新的生机。从我买网、顺丰优选、沱沱工社、本来生活等生鲜电商的名声鹊起,到1号店、淘宝、京东等平台电商纷纷在农业圈开疆拓土,中国农产品流通的模式开始变得更为多样化。

  ?事实上,根据阿里巴巴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县域电商增速比城市高出13.6%。而县域经济,如能牢牢把握时代契机,将为整个国家未来的持续发展注入强劲动力。正所谓:“郡县治,天下无不治”。

  按照“五新”的想法,首先是现代农业在今天有了新发展,这个新发展有两个粮店,一是2014年中国的农业,特别是粮食生产有望再次获得丰收。在2013年连续十连增的基础上实现十一连增。去年我们的粮食总量达到了12039亿斤,全世界是390公斤左右,超过全世界人均水平。今年下半年我们夏粮获得巨大的增收,秋粮有望再次丰收,综合全年的粮食生产,今年再次丰收应该讲没有大的悬念,这是一个大亮点。二是今年农民收入在过去十连增的基础上有望获得十一连增,扣除物价以后增长9.3%,特别令人关注的是在2009年城乡之间的收入达到历史最高点1:3.03以后,去年农民收入增长9.3%,城市居民收入增长7%,高2.3个百分点,以至于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缩小了1:3.03。今年前三季度农民现金收入增长了9.7%,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6.9%,农民收入继续高于城镇居民收入2.8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如果今年没有特别意外的话,今年农民收入继续高于城镇居民收入的增幅,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很可能缩小到1:3以内,这也是我们观察农业和农村发展的第二个大的亮点,农民增收,农业增产,对我们维护国民经济、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促改革起到了坚实的促进作用。

  新常态下现代农业面临挑战

  现代农业有新的挑战,这个挑战表现在两个大的方面。一是经过持续三十多年国民经济高速增长,特别是今年以来国民经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也就是说高速增长要演变为一种中高速这个新常态,在这个新常态之下,怎么样促使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是我们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面临的巨大挑战。特别是在新常态下,农业和农村经济也与国民经济其他方面一样,农产品价格处于一种低迷徘徊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农业下一步出路何在,怎么样提升中国农业的竞争力,提高中国农业的劳动效率、突出产出效率和资源配置效率,使我们现代农业在一个不太长的时期内,跟上国家工业化、城镇化,包括信息化的步伐,这也是我们面临的挑战。

  新常态国民经济的增速由过去的10%、9%演变为今年第一季度7.4%,第二季度7.5%,第三季度7.3%,全年盘点下来实现7.5%的目标比较困难的背景下,农业怎么办?这是我们面临第一个大的挑战。

  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后,中国的农业和全球的农业就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事实上这些年在粮食

  十连增,甚至十一连增的基础上,我们今后的农产品数量越来越多,我们尽可能品种越来越多。怎么在全球农业的背景下提升中国农业的竞争力,是摆在从事农业生产和流通的各类新的经营主体面前很重大的事。去年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进出口贸易总额达到了4.16万亿美元,农产品进出口额占整个进出口贸易量不断减少。但是值得关注的是,去年农产品进出口贸易1867亿美元,但是出口只有678亿美元,进口1189亿美元,这种态势今年继续呈正增长的态势。出口的比例仍然低于进口的比例,或者说出口的增速仍然是低于进口的增速。也就是说,今年农产品贸易逆差可能比去年的511亿还要扩展,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农业的竞争力确确实实需要认真的思考。

  去年我国大豆进口6638万吨,去年进口的糖422万吨,去年进口大米、小麦、水稻加面粉1458万吨,资源性农产品进口现在成为普遍之势,为什么进口量如此之大?一个是由于中国这些年国民经济增长非常快,对农产品的需求极度旺盛。另外一个方面全球经济低迷,包括农产品在内的原料,包括能源价格也处于一种低迷的价格状态。这种低迷的价格,促使进口农产品的成本远远低于我们自己生产资源性农产品的成本,进口农产品成本在这两个因素的叠加下,中国农产品的进口数量和品种就变得越来越多。事实上,中国在全球农业一体化背景下,如何表现我们的竞争力,这实实在在的成为第二个大的挑战。

  现代农业的新机遇

  在新形势和新挑战背景下,我们现代农业确确实实也有新的机遇。现代农业发展到今天,尽管与我国的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相比,农业相对是不足的,现代农业的起点也是比较低的。但是因为中国是人口大国,并且中国是一个成长非常快速的大国,在这种背景之下,农产品的生产、农产品的贸易就面临着两大机遇问题。一个机遇是产业机遇,现代农业发展到今天,从它的内涵和外延来讲,相对于过去十几年甚至于进入新世纪以来,它的内涵和外延一直在大大拓展。从横向角度来讲,过去讲农业,就是农林牧渔四大产业,现在除了农林牧渔之外,还包括观光旅游休闲、生态环境恢复、文化传承,这种并不直接表现为产品生产的产业特征非常明显。

  从纵向角度来看,我们传统农业讲的是从种到收,仅仅讲的是生产单一的环节。现在从纵向这个角度来讲,生产前资料的投入,特别是产后的收获、加工、流通、贸易、营销。由于纵向和横向极大的变化,就极为丰富了农业本身产业的内涵和外延。可以说,产业的成长空间到底有多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消费者的意愿。农产品生产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实际上是卖方地位,也就是说我生产多少,我能够满足多少,是由资源决定,是由于生产主体的能力决定。从这个角度来观察,农业为我们数亿以计的农户生产提供了契机,更为各类新兴的农业经营主体进入农业、从事农业、发展农业、壮大农业提供了契机,这是我们的产业。

  从政策机遇角度来讲,党中央、国务院对农业给予了高度的关注,各级政府对农业给予了高度的关注,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农业予以了高度的关注。去年年底召开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总书记提出来中国要强,农业必须要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特别是最近在APEC会议召开之前,习近平总书记视察福建的时候又提出农业要做五新,一是要挖掘粮食生产新潜力,二是农业结构调整要有新途径,三是转变农业发展方式要有新突破,四是在增加农民收入方面要有新效果,五是在新农村建设要有新进展,体现了习总书记对农业一以贯之的思想,丰富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三农思想库,这为我们下一步发展和壮大农业提供了前提、提供了政策基础。正是在这样一个政策基础下,我们这些年对农业,特别是对新的经济主体的培养,我们在价值政策,在农业补贴政策,在金融保险政策,在农业用地政策,包括在农业的监管方面都采取了相应的措施。极大的刺激了亿万农民群众生产农产品,特别是生产粮食的积极性,也刺激了我们各类新的经营主体从事农业的积极性。

  现代农业的新定位

  现在农业要有新定位,这种新定位表现在两个大方面: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中国的各行各业不可以关起门来独善其身。事实上作为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发展中大国,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说,中国是一个大块头,中国现在在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方面显然是发展的步伐非常快,我们城镇化建设36年来取得的成就超过了发达国家200年的成就,我们的信息化基本上和发达国家同步在进步。但是我们的农业现代化相对于发达国家来讲,因为起点比较低,所以它的发展相对要滞后。党的十八大,包括三中全会提出四化同步,农业是短板,农业是短腿,我们需要重新定位中国农业的目标任务。

  中国作为世界大国,有什么样的工业制造能力,有什么样的城镇化水平,就应该有什么样的现代农业的水平,农业竞争力就应该和工业竞争力相提并论。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工业产品,现在的出口份额,包括我们出口的品种非常众多。甚至某些方面,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已经是不可以撼动的。如果说过去我们出口的是纺织产品和家电产品,现在中国出口的产品是重化产品,包括我们的高速铁路、成套设备、手机。据统计,全世界去年生产了18亿部手机,中国一个国家生产了的14亿部手机。但是,我们农业的竞争力何在?我们自己的农产品优势在什么地方?我认为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现代农业的定位应该是确保农产品的有效供给,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根据我们中国13亿人口的实际情况,现代农业的定位一定要确保国家的粮食安全。

  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讲,悠悠万事吃饭为大,中国人的饭碗必须端在中国的人手里,中国人的饭碗里必须装中国人产的粮食。从这个要求来讲,所谓的定位就是要把我们的资源,把我们所有的力量都要聚焦于提供有效的农产品,特别是在粮食生产方面,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在这个前提下,各个地方,甚至是各个经营主体,可以从资源配置方式,从产业、企业的比较优势出发,丰

  富农产品的多样化的生产,粮食以外经济作物的生产。

  现代农业的定位一定要千方百计提升农民的收入。在现代农业发展过程中,如果不增加从事农业农民的收入,那么现代农业一定是不可以持续的。

  现代农业的新突破

  前段时间的新闻联播播出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若干意见,这个文件在农村改革方面聚焦于两个重点,一是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二是发育多元化的农业经营主体,形成多元化的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农业经营体系。因此有必要发展现代农业,延续好的形式,应对新挑战,抓住新机遇,明确定位,就有一个改革的重点方面。按照意见的要求,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土地制度改革实际上是我们作为各种新的经营主体产生的前提。

  按照文件的要求,我们在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的情况下,在赋予农民与土地长久承包的关系下,把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实行三权分置,使经营权有序的流转,形成农业的适度规模经营。所以我想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要明确三权分置伟大的理论创新的意义何在,只有在工业化、城镇化大发展的背景下,才有一个农民土地集体所有,这么一个所有制不变。但是农户承包经营权,在工业化、城镇化的背景下,有了再次分离的必要。举个例子,张三有十亩地,李四有十亩地,张三出去打工了,他流转了十亩地,张三拥有承包权就可以年年获得有承包权带给他的承包收益或者是财产收益,而李四有了张三的十亩地,他就可以拥有更多的农业资源,就可以形成适度的规模经营,提高它的劳动效率,特别是土地产出效率,这样分类的结果对主体而言是提高效益,是提高收益的。对国家而言,由于土地不断的流转,解决好了谁来种地的问题,解决了地怎么种的问题,使新的经营主体不断的产生和发育有了坚实的基础,这样对确保国家农产品有效供给,确保国家的粮食安全有了坚实的土地制度改革基础。

  第二个突破或者说第二个改革举措,就是要培育发展多元化的农业经营主体,中国到现在为止有2.6亿农户家庭。这2.6亿个农户家庭,事实上是我们农业生产、农产品有效供给的坚实基础,任何时候都不可以忽视2.6亿农民生存和发展的机会。但是在这个前提下,要确保国家的粮食安全,极大的丰富农产品的有效供给,我们需要在坚持家庭经营的基础上,鼓励和发展多元化,以家庭农场、种养大户、合作社各种各样产业化龙头企业等新生的农业经营主体,发展多元化的农业经营主体。为什么叫多元化?一是中国的农业经营主体区别于世界上所有发达国家,也区别于世界上其他不发达国家,中国的农业经营主体,从所有制成分来讲是多元的,我们国有的比如说北大荒、新疆建设兵团,包括各个省的龙头企业,这些从事农业生产的主体是国有性质的。更广大的是生产资料集体所有,农户家庭承包经营集体所有,甚至包括民营的、私营的从事农业生产、产前、产中、产后各个环节生产经营的主体。

  经营主体是多元的,可以把它划为四大类,一大类是家庭农场类,包括中央大户类,以家庭为单元的经营单位。去年年底家庭农场平均规模200亩,全国有87万家。第二大类是各种各样的合作社,为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水稻合作社、养猪合作社、养牛合作社,为这种合作提供服务的农机合作。据统计,这种合作社去年年底98万家,今年统计123万家。第三大类包括农业产业化的经营组织,全国33万家,比如说大牌传统的农业企业,包括深圳农产品股份公司,新希望、蒙牛、伊利、雨润、双汇,也包括最近不断涌现出来过去完全不搞农业的,比如说阿里巴巴、联想,现在都成为新兴的资本进入农业以后,形成产业化的经营组织,现在全国有12万家,大大小小的产业化经营组织。

  农业发展到今天,一个工商资本为标志的各类新的经营主体进入农业,对于农业的生产模式将产生革命性的影响。一个阿里巴巴,包括京东这样的互联网、电子商务企业进入农业,会对农产品流通模式产生颠覆性的模式。他们目前在生产方面,在流通方面所占的比例还很低,但是从成长性来看空间十分巨大。

  经营方式是多元的,家庭农场、合作社、基地加合作社,通过订单农户加合作社加企业,各种模式表现出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中国如此丰富多彩的农业经营模式。适合中国不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适合了不同区域农业资源禀赋的差异。东北地区的农业经营模式跟沿海地区的农业经营模式是两个概念,都市化的农业经营模式和河南、湖南、湖北的农业经营模式也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所以我认为,多元化农业经营主体和体系构成了现代农业,我们要深化改革,下一步要加大培养。

  (本文系农业部经管司司长张红宇在第二届新农业产业年会上的讲话)

点击下载:
Copyright ©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技财富》杂志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884176 来信与投稿:kjcf2013@163.com
京ICP备05061179号-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5号 邮编:10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