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拉加德:中国“制造中心模式”走到头了

来源: 作者:本刊记者 王 郁 2014年07月24日
[导读]  
    “中国当前的增长模式使其成为世界制造中心。但经济依靠这种增长模式就只能走这么远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Lagarde)今年3月在清华大学发表“中国的年轻一代:全球领导者,全球公民”主题演讲时如此表述。
    拉加德认为,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的最优选项是采取结构性改革措施以驱动经济增长,并释放发展潜力,带活服务行业。
    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拉加德表示,中国应该采取结构性改革措施以驱动经济增长,并释放发展潜力。“利率、汇率自由化,存款保险制度,对于影子银行的适度监管,这些措施都将重整中国的经济结构。”


互联力量将改变世界经济
    “当今新的全球经济有两个清晰的特征,一是亚洲的崛起,二是互联性的影响。”拉加德认为,在今后10年里,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GDP中所占份额,很可能升到三分之二。而中国正是这一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拉加德表示,在全球新经济持续增长的同时,各国相互联系愈加紧密,全球贸易量飞速增长,全球供给链迅速扩张,中国作为亚洲供给链的制造中心,处于贸易一体化的先锋位置。
    “或许我应该说,正当我们使用微博时,一个新的、激动人心的未来世界正在悄然形成。”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20年里,以占全球GDP比率衡量的国际银行贷款增加了250%。拉加德认为,通过不同的渠道和网络,包括中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向全球经济开放,资金流动将会进一步增加。
    在拉加德看来,互联力量在通信行业最为明显。当今的世界被称为“超级联系的世界”,在很大程度上是亚洲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驱动。她举例:中国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有一部移动设备,因此人人都有可能联到互联网,都有可能联到整个世界。
    “我们已经习惯‘中国制造’的标签。但这个世界实际上也是‘为中国而打造的’。”
    不过,拉加德也谈到了世界互联所遭遇阻力,譬如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改革一拖再拖。“我承认IMF份额改革的进展太慢了,但我们必将做出调整。”拉加德表示,改革于2010年开启,原定于2012年落实,但我们已经落后两年。原因是IMF中的主要份额国,即拥有决定性否决权的国家尚未批准该项改革。
    拉加德认为,在全球新经济持续增长的同时,各国相互联系愈加紧密。美国应该尽快批准IMF份额改革,以使中国等新兴市场拥有更多该有的话语权。
     “我们希望美国尽快批准该项改革、美国政府的意志能够得到国会的批准,这对于全球稳定、IMF自身而言都至关重要。”一旦通过,中国将从第六大份额国跻身第三,而新兴市场国家也能够拥有更多话语权。必须让各国在IMF中所占的份额同其经济发展程度相匹配,世界贸易组织(WTO)和联合国(UN)之类的国际组织都将秉承这一原则。


支招中国:结构性改革释放潜力
    拉加德进一步指出,中国已成为世界制造中心。“中国需要从多方面来更好地把握新世纪赋予的历史机遇。”
    拉加德称,首先中国得注重服务。如果想在价值链上继续推进,就要注重服务,注重生产力和创新。必须维持和扩大投资。投资需要“国际化”,从各国间的更多协作和知识交流中获益。创新与创业还要求有一个现代化的、具有抗冲击能力的金融部门,采取措施进一步放开金融体系,将使那些国内业务为主的金融机构转变为全球参与者。
    拉加德还称,其次得增强包容性。经济增长带来收入不平等的加剧。中国的沿海和内地、城市和乡村也存在巨大差距,这种不平衡不利于可持续增长,也不利于社会结构的平衡。中国要想缩小贫富差距,应致力于改善教育、医疗保健和金融服务的获得渠道、合理的再分配政策,如累进性征税和强有力的安全网。
    拉加德说,中国若要充分实现巨大的潜能,就必须消除落后地区对女性的性别歧视。提高经济增长的公平性和包容性,能让经济增长更可持续。更可持续的增长对中国有好处,对世界也有好处。
     “在今后的国际格局中,一个国家与其他国家协调得越好,它自身发展就会越好。”拉加德倡导“21世纪新型多边主义”,让各国形成更密切的国际合作。她亦强调中国一直在IMF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而后者也乐于支持中国的发展。
    拉加德认为,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的最优选项是采取结构性改革措施以驱动经济增长,并释放发展潜力,带活服务行业。她指出,开放金融产业方面,顺序也非常有讲究。利率、汇率自由化,存款保险制度,对于影子银行的适度监管,这些措施都将重整中国的经济结构。虽然,中国目前经济增速的确是有所放缓,但只有通过结构性改革才能使经济在中期走得更好更强。拉加德认为,目前应该开展长期、可持续投资,如教育、医疗。“这种投资带来的成效可能无法在中期反映在GDP增长上,甚至会使经济放缓。然而,欲速则不达,长期投资好比以退为攻,让中国笑到最后、笑得最好。”
中国经济放缓无需太过担心
    在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经济增长逐渐放缓,对中国经济的悲观看法越来越强时,对此,拉加德表示中国经济放缓很自然,也是重新平衡经济,追求可持续发展的必然结果。 
    “中国现在已经是中等收入国家,人口比较稳定,”拉加德在此前举办的IMF年会上向媒体表示,“增长速度从两位数下降到每年增长8%、7%甚至6%是很正常的。中国正在进行的增长模式转型和打击腐败会使增长放缓,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担心的。”
    中国经济从去年开始就有放缓趋向,今年2月贸易逆差近230亿美元,三月份贸易数据又明显弱于预期,出口同比下降6.6%,进口加工材料也大幅下滑,整体进口下降11.3%。此前公布的制造业数据PMI也并不让人满意。
    对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忧虑是前一段新兴市场股市大幅下滑的原因之一。对中国经济唱衰的声音开始不断增加。投资家索罗斯在今年年初时曾说,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未来的走向,是全球经济所面临的不确定性的主要来源。中国迅速崛起所依赖的增长模式已经失去了后劲。在这样的背景下,IMF对中国经济发展过程的坦然态度让人感到乐观。
    几乎同一天,李克强总理在博鳌论坛表示,今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是7.5%左右,既然是左右,就表明有一个上下幅度。他说,无论经济增速比7.5%高一点,或低一点,只要能够保证比较充分的就业,不出现较大波动,都属于在合理区间。
    “虽然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下调到7.5%,”拉加德表示,“但非常明显这仍然是对世界经济的重要贡献,前两周我访问中国,对中国政府采取的一系列经济再平衡措施感到欣慰。”
    拉加德表示虽然目前新兴市场增长速度放慢,但是他们仍然为世界经济的增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增速也还是超过发达国家。现在有所不同的是发达国家开始反弹,世界经济出现了一个再平衡的过程。
“新兴市场的黄金时代还远没有结束。”拉加德这样认为。
 
点击下载:
Copyright ©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技财富》杂志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884176 来信与投稿:kjcf2013@163.com
京ICP备05061179号-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5号 邮编:10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