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石述思:用市场的力量实现公平创富

来源: 作者:朱 丽 2014年01月06日
[导读]  
   “过去的公平依靠政府的力量,政府通过征税的方式来调节,以后可能会更偏重用市场的力量,用效益,让更多的人去公平创富。中国要树立新公平观,没有创富,何来共富?”石述思在12月7日举办的第八届中国雇主品牌论坛上说,未来的中国一定是以企业家为主体的中国,市场主体论就是企业家主体论,但是目前中国一直贫富差距比较大,如何实现公平?这就必须激发全社会去创富,在创富的过程中建立一个公平的制度,让更多人有可能去致富。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了经济体制改革的市场化方向。企业要发展就必然有竞争,只有公平的竞争才能塑造健康的市场和创新的企业。为了保障公平竞争,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深化经济体制改革,一要紧紧围绕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二要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这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
对此,石述思表示,企业应牢牢把握两句话:第一是全面深化改革,自上而下;第二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未来,经济下行会不会持续?“目前来看,整体状况谨慎乐观,三中全会首先有一个非常好的政策背景。日本、美国、欧洲经济都进入缓慢复苏的轨道。未来的经济叫谨慎乐观,但是要恢复到快速增长的轨道,不可能。”石述思如此判断未来的经济走势。
 
文化产业排投资红利榜首
石述思将三中全会报告中释放的红利进行了排序。在他看来,文化产业位居首位。“这不仅事关我们能否创造新的市场增长点,更重要的是它牵涉到国家使命,即国家软实力的塑造和国家正向价值观的输出。”
据他透露,明年至少有36个出版单位会上市IPO,在近一两年时间会有近200家文化产业的公司上市。
中国文化产业在中国经济如此低迷的情况下,仍有着骄人的成绩。比方电影票房,每年以30%的速度飙升,超过房地产。“文化产业还有一个特征,这个特征是被世界经济发展的惯例所决定的,就是经济越低迷,文化产业越会高度增长。”他解释说,这是因为人们的心灵在经济低迷时期需要慰藉,他们会有时间消费。
列在投资红利榜单第二位的是生态产业,他说:“中国从高速增长进入中高速增长以后,生态产业会提高到非常高的高度。”
这正如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中所指出的,“建设生态文明,必须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用制度保护生态环境。要健全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和用途管制制度,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实行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改革生态环境保护管理体制。”
向着“美丽中国”,生态产业将蓄势待发。
 
房价判断关键看产业和人才
面对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价的疯涨,越来越来的人期待了解三中全会以后的政策走向将会给房地产市场吹来一股什么风向?未来,一二线城市房价会跌吗?三四线城市的房价又将出现怎样的拐点?
“房价在三中全会以后,出现三个导致房价下跌的潜在的因素。第一是不动产登记;第二是政府大力推进保障房建设;第三是小产权房能否解放?”
石述思进一步解释说,在短期内完成不动产登记很难,且目前信息管理各方面不健全。另一方面,对于保障房的建设,政府没有积极性,房地产商也没有积极性,而且目前分税制以后,中央和地方的财权没有彻底理顺,这件事情短期内也不足以成为房价下跌的一个理由。此外,随着城乡土地同地同权,农村集体用地流转进一步放开,但解放小产权房不可能,因为这会加剧城乡结合的裂痕。
他认为,未来一二线的城市房价还会持续上升,三四线城市还没定论。那么,如何判断一个城市房价的走向?
“在三中全会以后,一个城市你买不买他的房子有两个要素:第一,这个地方是不是有可持续增长的产业;第二,人是不是向这个城市大量集中,尤其人才是不是往这个城市大量集中。”他总结说,如果有这两个要素,这个地方的房价一定会持续上升。
 
投资市场混乱切勿跟风
“如果大家做企业的话,都会面对一个焦虑,财富在贬值。”石述思举例说,1978年的储蓄额是210亿,2012年达到了40万亿,GDP增加了190倍吗?没有,那就是你的财富一直在贬值,而且贬值的速度在2008年以后呈加速度的态势。
出于对人民币贬值的恐慌与未来生活预期的焦虑,催生出了疯抢黄金的“中国大妈”。然而石述思坦承,追随“中国大妈”的投资策略却并不明智。
对于投资方向,石述思并不看好当今的股市。他说:“中国的股市从熊市到牛市已经完成转型,是一轮新的投资机遇,但是在过去漫长的等待过程中,大批的散户如同进入了‘万人坑’,成就了一批社会富豪,激化了社会矛盾,所以股市投资不靠谱。”
提到收藏,他更是把它看做是一个盈利机会甚少的买卖。“中国的收藏市场没有健全的法制,缺少法律监管,骗子如云,赝品比真品多。”他提醒投资者,除非能完整的掌握整个收藏的产业链,拥有大的资本量,能够自己定价、做价、拍卖,还得有人愿意等着接你的高价,这样才能有收获。
那么,中国企业靠什么发财?“肯定企业说傍政府,但傍政府不一定发财。那就闯市场,但是闯市场没有政府的支持能走多远?”那么,企业家该如何实现转型升级?实体经济靠什么赢得政策红利和市场红利?石述思举了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例子。
石述思表示,王健林完成了三个转型。第一个转型是从传统地产商转为了商业地产;第二个转型是从传统地产商到文化地产的转型;第三个转型是从传统地产商完成了旅游地产的转型。正是这三个转型使得王健林崛起了,并且这种商业模式正在被其他企业克隆。
政策利好需时间落实
“全会带来的所有政策利好,真正的落实还需要时间,短期内股市、楼市、实体经济这三个中国经济的晴雨表都不可能迅速转暖。”石述思认为,今年经济的增长受美国、欧洲、日本经济复苏带来的正向推动效应,外贸形势略有好转,全会政策效应带来一些增长的势头在加速,但是整体状况不容乐观。
石述思表示,三中全会一系列有利于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变革,是在一个相对灰色的背景下产生的,我们未来改革和发展的使命相当沉重。
“今年股市虽然进入慢牛的初期,但是整体依然不是很明朗。股市的治理没有完成,回归价值投资依然需要我们耐心的等待。”与此同时,他认为,实体经济也遇到了巨大的挑战。一方面工人要求有更体面劳动的可能,不涨工资拿脚投票,导致我们劳动力成本为核心的优势逐渐地丧失。另一方面我们本身转型升级遇到的国内国际的挑战也非常巨大。
对于未来的经济,在他看来,经济由社会决定,社会由制度决定,文化由信仰决定。“我们这三个都出现短板,如果说形成共识,完成这三件事,经济上技术要突破,社会上制度要完善,文化上信仰要重构!”
点击下载:
Copyright ©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技财富》杂志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884176 来信与投稿:kjcf2013@163.com
京ICP备05061179号-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5号 邮编:10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