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策马扬鞭科技服务业 迎接创新转型新时代

来源: 作者:本刊编辑部 2014年09月23日
[导读]  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发展科技服务业、为创新驱动提供支撑……

继7月8日《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指导意见》发布后,8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发展科技服务业、为创新驱动提供支撑。会议提出,要以研发中介、技术转移、创业孵化、知识产权等领域为重点,抓住有序放开市场准入、积极推进公共技术平台建设、加大财税支持、改革创新投融资体制、加强人才引进和培养以及强化国际交流合作等5个关键环节精准发力,深化改革,坚持市场导向,推动科技服务业发展壮大。
    作为现代服务业的分支,科技服务业是以技术和知识向社会提供服务的产业,其服务手段是技术和知识,服务对象是社会各行业。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科技服务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有力地促进了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2010年我国科技人力资源总量达5700万人,居世界第一,研究开发(R&D)人员总量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
在我国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大背景下,加快部署发展科技服务业有什么重要意义?当前我国科技服务业发展中还面临哪些瓶颈?如何进一步促进我国科技服务业发展?
科技服务业如何迎接政策春天?
    科技服务业是现代服务业的组成部分,是为科技创新全链条提供服务的新兴产业。部分一线城市里,科技服务业已成为拉动经济的新增长点。北京市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夏沁芳说,目前北京信息服务业、金融服务业、科技服务业3个行业对全市GDP增长的贡献超过50%。
一些经济发达城市正在努力培育发展科技服务业。广东省佛山市8月初刚刚通过《关于加快科技服务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意见》中提出的目标是,到2016年全市科技服务业从业单位要达到2000家,科技服务业增加值占第三产业比重达10%。
    科技示范园区里,各种科技服务试点更是在如火如荼地推进。在武汉“光谷”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里,处在创业期的科技型小企业,不仅可以申请“萌芽贷”,还可以得到会计、法律、信用评级、知识产权评估、专利申请等多种外包服务。武汉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夏亚民指出,光谷最大的特色是始终坚持体制机制创新来打造环境形成文化,搭建各种创新平台,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
    然而,我国科技服务业虽在快速发展,却也面临许多突出问题,如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科技成果转化率不高、科技服务中介机构总体上仍处于起步阶段等。这些难题也正是科技体制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科技服务业的发展与我国新一轮科技体制改革的深化息息相关。
改革正在进行。中国科学院8月19日公布《中国科学院“率先行动”计划暨全面深化改革纲要》。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表示,中科院将整合现有的科技资源和转移转化平台,建设成套技术示范与转移等5个科技服务系统及不同类型服务平台。
    科技部副部长王志刚表示,“要适应科技服务业专业化、产业化的发展趋势,培育科技服务业新兴业态,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要充分发挥市场配置创新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调动科技服务提供方的积极性,着力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各有关部门要加强沟通协调,强化资源集成,加大政策支持,加快组织实施,促进科技服务业做大做强,使科技服务业成为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和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支撑。”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在金融、财税等方面为科技服务业提供支持。梳理科技服务业涉及的诸多领域,不难发现各种支持政策,但政策重复甚至相互抵触的现象并不鲜见。一些科技界专家建议,政府应侧重市场环境的监管,从体制上提供保障。应充分整合现有可行政策,综合利用财政、税收、金融、人才、知识产权保护等各项政策,为科技服务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从科技服务业的内部建设上看,创新向解决方案和服务化方向发展的趋势很明显,但这种创新需要具备很高的集成多种知识的能力,需要长期的创新实践。当前,科技服务业的市场化水平低、专业化程度也不高,亟需建设科技服务业相关行业标准,促进科技服务业规范发展,以便培育出一批信用高、有规模、规范化的科技中介服务机构。
科技部高新司司长赵玉海表示,“要以更加积极主动的态度把握科技创新和产业变革的方向,大力发展科技服务业,协同推进区域创新发展。”
科技服务业结构出现重大变化
    长期以来,我国科技服务业主要是指科技中介机构,这些机构围绕科技成果转化、转移等内容开展服务,比较常见的实体有技术交易市场、技
术转移中心、生产力促进中心、创业服务中心(科技孵化器)。一般来说有两类:一类是知识产权服务机构,一类是创业服务机构。
进入21世纪,随着知识经济的到来,社会分工进一步深化,大量科技服务活动从传统生产与科研活动中独立出来,催生了两类新兴科技服务产业:一类是创新性科技服务业,一类是基础性科技服务业。
    创新性科技服务业是指把研发、设计等活动作为服务内容的产业。一方面,创新活动从科研活动中分化出来,高校与科研院所(及其科研人员)面向市场建立专门的研发或设计服务企业(也称之为新型研发组织),提供创新服务。
    基础性科技服务业是指为生产提供基础技术服务的产业。这些技术服务包括生产设备的技术改造服务,生产信息、咨询等专业服务,产品检验检测和质量认证认可服务等。这些服务原来大部分位于企业内部,是企业的自我服务,现在则从企业内部分化出来形成独立业态。
随着传统科技服务行业的转制提升与新兴科技服务行业的迅速发展,科技服务业与传统服务业融合,促成了现代(高端)服务业的迅速发展,目前发达国家高端服务业已占GDP的50%左右,特大城市高端服务业已占GDP的60%以上,北京高端服务业也约近GDP的40%。
发达国家积极采取税收优惠、直接财政援助等措施,推动大学、研究机构等提供研发、设计服务,以及知识产权、创业孵化服务等。1996—2004年间美国研发服务业的年均增长率达到9.9%;1990—2001年间加拿大研发服务业进出口额年均增长速度超过10%;1996—2001年间英国研发服务业年均增长速度高达16.8%;全球检测市场迅猛扩张,2008年全球技术检测市场规模约为500亿—600亿欧元。
    我国传统制造业体量大、中小企业多、技术落后、生产粗放,对传统产业的改造主要通过科技服务业;我国农业人口众多、农业现代化程度低,创新的技术源也主要靠科技服务业;新兴产业虽然有了很大发展,具有一定规模,但技术仍处中低端,除了靠企业独立研发外,科技服务业也是重要支撑。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科技服务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有力地促进了科技创新和经济进步。我国进一步发展“人力知本”密集的科技服务业,已经具备了很好的条件。
但相对于国民经济发展要求与国际发展趋势,我国科技服务业还存在市场化程度低、专业化程度低、国际化程度低、辐射引领能力弱等问题。
国际欧亚科学院中国科学中心科技战略学部副主任王玉民指出,科技服务业是生产性服务业很重要的内容。目前我国生产性服务业还不到服务业的30%,而发达国家已经达到50%以上。即使这样,我国生产性服务业中大部分为金融、物流、商品、销售,真正为企业提供吸收新技术、创造新的产品概念、解决生产工程工艺问题的技术服务体系还很少,科技服务业还比较弱。我国急需加快发展通过集聚与整合生产要素加以产品创新,提供生产方式、生产模式加以转化为生产力的一整套的服务体系。

高新区:科技服务业排头兵
    在这种情况下,不论是7月份《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指导意见》的出台,还是8月份李克强总理亲自开会部署加快发展科技服务业工作,足以显示中央对科技服务业的重视力度比之前要更大。
    对此,基层科技工作者最有体会,泉州市科技局局长颜志煌在接收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实践过程中越来越体会到,科技工作要做好,城市创新水平要提高,没有科技服务业是不行的。科技工作需要很多抓手和配套措施,科技服务业中很多科技中介、平台、公共服务机构能够广泛发动全社会力量,把科技工作的思路和战略变成实实在在的推手。在构建创新体系的过程中,需要有链条把政策、市场、企业串起来,科技服务业里有很多服务能够把这些环节串联或者并联起来,把原来有差距的要素串起来。”
    颜志煌介绍,近年来,泉州市完成了对创新体系的布局,尤其是在推动转型升级中形成了产业链、创新链、融资链、管理服务链等整个创新体系,并在一些重点领域的科技服务和管理服务平台建设上实现了很多突破,为泉州的转型升级起了很大支撑。在创新管理服务方面,泉州市运用大数据理念开发了一个科技云创新管理服务平台,把科技管理和服务方面的项目资源要素都整合到同一个平台上。科技云大平台除了项目管理,还有咨询服务、技术交易、新产品新技术推荐等。另外我们还在科技服务业中找到创新点,为科技服务业“招龙头、铸链条”,构成一个有机的创新体系。
    “我们在发展中也感觉存在一些问题,”颜志煌提出,首先是总体上来说,社会对科技服务业的重视程度还不够。条块分割造成创新资源要素流动不起来。高校资源和科研成果、研究所的科研成果还是有很多束缚,需要通过发展科技服务业解决这些问题。希望国家能够出台更有针对性的办法,让产学研更好的衔接,通过制度设计激发科技人员的创新活力,让高校科技成果及时转化为新的生产力。我相信科技服务业发展好了,将不断推进先进科技成果迅速转化为推动科技和经济发展的动力,推动整个国家的创新水平提升。
    国家高新区作为全国创新资源最丰富、创新要素最集聚、科技服务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为我国科技服务业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我国高新区基本上是科技服务业集聚的典型区域,积累了很多经验,涌现了许多创新模式,进行了许多有益探索。当前,国家高新区正在进入新一轮发展战略期,亟须在国家战略层面获得新动力。但是,目前我国高新区的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对此,颜志煌提出了自己的希望,“我们希望在国家宏观政策的背景下,能够针对高新区推出更有针对性的政策,对一些科技服务业的细分领域、相关领域的支持更具体一些。此外还要有保证这些政策落实的制度秩序和程序安排。希望科技主管部门能够支持高新区实现新的发展,在原来的基础上发展形成新的科技服务业态,迸发新的科技服务业发展能量。”

孵化器:服务科技企业全链发展
    此次国务院会议明确,要以研发中介、技术转移、创业孵化等领域为重点,抓住关键环节精准发力,深化改革,坚持市场导向,推动科技服务业发展壮大。如何理解创业孵化服务机构在科技服务业中发挥的作用?
    对此,清控科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秦君在接收媒体采访时谈到,近年来,清控科创探索性地提出“科技服务全链发展”模式,通过多种合作方式整合各类资源,围绕区域创新和科技企业发展,为区域经济发展及科技园区建设提供包括园区规划与创新咨询、运营、企业孵化与加速、科技投融资服务、创新教育与培训、产业研究与招商、网络信息与服务等内容的全业务链服务解决方案。清控科创拥有覆盖全国50余个城市和地区的庞大的科技园区网络体系,对提升区域产业竞争力,增强科技企业创新能力,推动中国区域经济的转型发展做出贡献。
    我国大规模的科技服务业探索源于火炬计划,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创新探索。其中,我国孵化器经过27年发展,在中国大地上从无到有,已经成为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和高科技企业的摇篮。目前全国已经有1000多家孵化器,6万多家在孵企业,5万多家毕业企业,产生了200家上市公司,几百万中国最优秀的年轻人在这里创业。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创新,也得到 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
    武汉东湖新技术创业服务中心主任龚伟认为,“站在科技服务业的角度,孵化器是一项有趣的工作,没有完结,企业对创新服务的要求也在不断变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企业只需要有一个地方办公、有一个集体会客区、有一个集体会计、有一个地方吃饭就可以了。现在企业有很多需求,不仅需要资金、互联网平台,还需要国际化通道、公共关系和创业导师。这本身就是科技服务业的巨大创新。
    但同时,龚伟指出,关于发展科技服务业的重要性,从国家到地方,对它的认识也比较深刻。“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说得多、做得少,国家实际资源投入不够,政策落实也不够。”他认为,资源投入不够导致业态发展缺乏源动力。有的政策很好,但是落实不够,造成了社会公信力的丧失。比如现在国家大力提倡让民间机构做好政府采购,实现转移支付,最终却很难兑现,这让民间推进科技创新的积极性受到很大打击,对于科技服务机构尤其是市场机制的服务机构产生莫大冲击。真正要发展科技服务业,就要用刚性条件、政府诚信来对待科技服务机构。我国应该学习其他国家撬动社会资源发展科技服务业的成功经验,政府和民间之间就要有高度的契约精神,企业权益要受到合法保护。

点击下载:
Copyright ©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技财富》杂志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884176 来信与投稿:kjcf2013@163.com
京ICP备05061179号-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5号 邮编:10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