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两会代表热议“防范金融风险”

来源:中国科技财富 作者: 2018年03月05日
[导读]  
 

  2018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2018年经济工作必须要打好的攻坚战之一。在今年的两会上,防范金融风险也成为了政协委员们重点关注的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

  防范金融风险是今后三年的三大攻坚战之一,任务非常艰巨,虽然当前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稳中趋缓,但前期积累的各种风险正在逐步显露,所以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金融风险这个底线必须要守住。

  防范金融风险至少要从四个方面来发力。一是在实体经济方面,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清理僵尸企业、去产能仍然要继续加大力度。二是在地方政府层面,要有节制地借贷,不要过度举债,特别是不要过度变换手法去举借隐性债务。现在隐性债务的风险较大,要对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进行控制,控制新增量,逐步化解存量。三是在房地产领域。房地产与目前的金融风险密切相关,要通过建立新的住房制度和长效机制来稳定房地产市场。房地产市场现在存在泡沫,这个泡沫既不要主动去挤破,同时也不能让泡沫继续吹大。房地产领域逐步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需要一个过程。比如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这需要比较长的过程和立法等措施。第四个方面,也是最重要的方面,是在金融系统本身,首先要控制货币的总量,不要再滥发货币,要控制信贷增量等;同时要把监管的制度漏洞坚决补上,补齐监管短板,和过去相比,监管要加强,而不是要放弃和放松。

  平衡防控金融风险和支持实体经济是一个比较难处理的关系,防范金融风险,并不是放弃或放松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防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业发展的两方面,不去服务实体经济,金融的利润就没有了,金融业的利润就是在服务实体经济当中取得的,当然这实体经济包括正常的房地产,所以这个关系一定要处理好,要把握好度。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姜洋

  资本市场监管的重要内容之一是穿透式监管,穿透式监管制度是我国资本市场向世界贡献的“中国智慧”,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举措之一。

  所谓穿透式监管,首先意味着账户编码可以看穿。我国市场实施穿透式监管是基于我国的国情市情的做法。由于散户股东较多、市场制度还在健全中,监管掌握单个客户的资金和交易运行,可以对其形成威慑,使其不敢随意操纵市场。保护投资者,就要把市场“看穿”。真正的看穿,要看到每个交易者的行为。穿透式监管要求在交易所层面穿透到证券公司,从而看到证券公司背后的客户,这种制度能使交易所具备一个强大的监测网络,对有意操纵市场的人起到威慑作用,从而保护投资者利益。

  在沪港通、深港通运行的过程中,香港市场也认为穿透式监管有必要。目前,港交所方面跟沪深交易所已达成了协议,预计将在今年推出穿透式监管。

  穿透式监管的另一个创新——期货保证金安全存管监控制度,即以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为基础,实行期货公司、期货交易所、存管银行三方数据核对为核心的信息监控制度,确保客户保证金的安全。这是中国资本市场建设者、创业者、改革者共同的智慧,是中国的经验、中国的智慧。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

  只有把防范金融风险这个事做好了,金融机构才能更加聚焦、聚力支持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和发展实体经济,两个工作做好的话,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社会需要充分认识到,现在加强金融监管非常必要。把金融风险防控住了,金融监管加强了,金融才能够对实体经济更好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但同时也要防止在执行中处理不当带来的负面作用。比如面临严监管的环境下,有一些金融机构在处理业务时,对于一些小企业、民营企业的支持,可能会缩手缩脚。因为从不良贷款的现实情况看,一些小微企业,还有民营企业的不良发生率是比较高的。我觉得作为金融机构来说,一定要处理好这个关系。既要苦练内功,切实提高自身管理水平,提高风控水平,同时也不能因为惧怕风险,减弱对更加需要支持的薄弱环节、重点领域的金融支持。

  今后一年的工作中,她也想在防范金融风险这个方面能够积极、深入调研,能够为国家相关政策,相关监管规定的制定,积极建言献策,总之,目的就是让金融更好地去服务实体经济。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

  三大攻坚战,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其中的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这也成为考验我们能否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要的标尺,财政赤字必须控制在合理的可以防范风险的界限之内。防控金融风险,地方债风险要特别重视。

  从2013年提出“三期叠加”到2014年作出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重大判断,2015年确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新发展理念并形成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决策,2016年提出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再到2017年党的十九大作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部署,我国宏观调控体系经历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重大变化。

  当前宏观经济政策的主要目标锁定于提高供给质量和优化供给结构,类如周期性波动和供求总量失衡这样的“急性病”虽仍须纳入医治范围,但以产业结构失衡、区域发展失衡等为代表的“慢性病”是医治的重中之重。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是重心所在。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

  推动高质量发展必须过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这一关。这是三大攻坚战中的第一战,应考虑四个方面,一是稳杠杆,不能加大风险隐患;二是防止债务处置不当,引发新风险;三是下决心解决政府、国企预算软约束问题;四是探索以市场为基础、规范的公共产品投资长效机制。

  中国GDP增速每年维持6.3%就可以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当前最重要的是要做实、做优。各级地方政府政绩观需要有很大调整。从高质量发展和指标体系来讲,以后恐怕就不能GDP挂帅,要更多地重视就业、质量效益、风险防控、稳定性、可持续性。这方面要探讨一些新的目标性指标。

  (本文综合经济参考报、经济日报、中国证券报)

点击下载:
Copyright ©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技财富》杂志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884176 来信与投稿:kjcf2013@163.com
京ICP备05061179号-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5号 邮编:100038